孙羽辰:二哈味儿的无冕梗王
作者: 中视前卫 来自: 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:2018-09-29 阅读数: 评论:0
字号

孙羽辰1.jpg

“每次做节目前我都要看书,是因为我不懂,不懂就会胆怯。我怕我只凭着一个感性的头脑面对他们的生命之痛,我怕没有办法理性地对待和思考。”


孙羽辰的同事给她起了一个诨名叫“哈哈”,不是“哈哈哈”的“哈”,是“二哈”的“哈”

孙羽辰,节目部二组编导,2017年6月入职。2018年3月起,承担财经频道《职场健康课》栏目小片摄制、节目编导等工作。

文科生出身的孙羽辰,天马行空的想法和不同寻常的脑洞,总能轻易感染身边的人,有她在的地方,总会有此起彼伏的欢笑声。

古灵精怪是天性,但做起医学科普节目,她也毫不含糊。

孙羽辰2.png

每次准备节目时,她都会把自己“埋”在大本大本的医学研究专业书籍里,还会查阅大量文献资料,看书钻研做笔记。

节目部经理于云鸿调侃她“好像要考医学博士似的”。

孙羽辰听闻哈哈大笑,然后轻叹一口气,说:“高中时生物太差,有次只考了9分!先天不足后天恶补,就让我直面暴风雨吧!”

孙羽辰3.png

死亡向来是人们缄口不谈的禁区,疾病同样是令人恐惧的存在,然而受到《生门》《人间世》等纪录片的影响,孙羽辰却对医疗类纪实节目有着极大兴趣。

2018年初,节目部接到《职场健康课》节目短片任务,项目负责人史博邀请孙羽辰加入。“当时我想,我太厉害了!我可以做医疗节目了!”她当机立断道,“好!加入!”

但真正开始做节目时,孙羽辰才发现自己“错”了。“以观众视角看节目时,会关注骇人听闻的病情,压根没考虑过这是一个需要走进重症监护室,直击手术现场、直面生死的节目。”

93年出生的孙羽辰是组里最年轻的成员,却也是进出重症监护室纪录次数最多的人。

孙羽辰4.png

“拍摄其他节目,我或许可以通过营造轻松的谈话氛围来获取有价值的采访,《职场健康课》不一样,在这里我要接触的不仅是身患疾病的患者,更是精神状态最脆弱的人群,我不能按照以往的思路做现在的事情。”

在这个节目中,孙羽辰第一次面对“生死”。

在秦皇岛第一医院拍摄脑外科手术主题,主人公是一位38岁左右、孩子刚满两个月的年轻男士。因为颅内出血,他的右脑几乎全被冲碎,陷入深度昏迷,需要进行开颅手术。整个过程中,孙羽辰在手术室外观察着。患者的妻子满面泪痕地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,嘴中反复念着让丈夫醒过来的话,“这种人类最原始的、无所指望只能求告神灵的状态,太揪心了。”

经过6小时的紧急抢救,患者终于被成功抢救过来。不幸的是,手术过程中发现了患者脑中有一块肿瘤,正是这块肿瘤,让脑出血如此严重。即便抢救过来,日后患者也会陷入不可逆昏迷,即植物人状态。第二天,医生告诉孙羽辰,患者妻子最终决定放弃治疗。

“如果是以前的我,我可能会骂她没良心,但是现在的我不会了,我无法怨她、说她不对。”孙羽辰说,“有时候,‘生’比‘死’更沉重。”

孙羽辰5.png

这一次的拍摄,让孙羽辰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“生死”的残酷,却也让她深刻意识到,“身为编导,一是要有职业技能,另一方面要职业素养。我要站在采访对象的立场上,感受他的情绪,同时也要保持理智,理性思考。”

准备台本、采访拍摄的过程,总结出来就是‘被信任 被尊重 被喜爱’的过程。她在朋友圈里发过这样一段话:

“我镜头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,出于人道主义、出于他对我的信任,我应该站在他的立场为他考虑问题,这是一种责任。患者选择无条件地与我沟通,将自己心中最痛苦、纠结的一面讲给我听,我能为他做什么呢?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做节目,我可以选择编排极端的矛盾,机械性地完成工作,但是我对不起良心。从入行到现在,我觉得我还是想做有血有肉有温度的节目。”

成都的一次拍摄,主人公是一位因患感冒而被截肢的女孩。女孩右腿截肢后,左脚脚趾也感染了超级细菌,一块趾骨裸露在外面,需要定时去除腐肉进行治疗。“刮骨疗伤”的过程中,没有麻药作用,女孩攥紧了拳头不发出一句声响。女孩的哥哥告诉孙羽辰,女孩以前也因为痛得受不了会哭,但是她看到父亲手足无措的状态,她不想让家人担心,每次都强忍着不哭。 

女孩出身农民家庭,经济条件不足以支撑重症监护室一天近一万元的高昂治疗费用。万般无奈之际,女孩表姐透露,表妹有一份40万元的存款,是她多年打工攒下来,留给哥哥买房娶媳妇用的,而她的家人完全不知道。

“我内心感到很震撼,你完全想象不到,一个人为了家人能坚强到什么程度。”孙羽辰如此说。

孙羽辰6.png

有一次,她从手术室里出来和完成抢救的医生并坐在墙边。隔着玻璃,她看到重症监护室里一排躺着三位老人,他们挂着呼吸机,没有意识。她问医生,“什么是尊严?”她以为会收到一些冠冕堂皇的话,医生看了看那些老人,说:“对他们而言,活下去就是尊严。”

孙羽辰7.png

“说实话,对于25岁的我,在这样的环境下接触到这类特别的人群,我的内心也很艰难。”孙羽辰说,“每次做节目前我都要看书,是因为我不懂,不懂就会胆怯。我怕我只凭着一个感性的头脑面对他们的生命之痛,我怕没有办法理性地对待和思考,不能把节目理念传达给更多的人知道。”

因此,在撰写台本前,孙羽辰会首先吃透病理知识,再把台本讲给身边同事听,如果听不懂,她会修改后再讲一遍,直到同事全都能听懂。

“节目没拍摄前,他们就是我的观众。他们如果能懂,观众也就能听懂了。”节目播出后,她找到家人朋友分享观后感,哪里没懂,哪里难懂,她都一一记下来,在后面的节目中做好环节设计,不断完善。

孙羽辰8.png

孙羽辰9.png

除了医学专业知识的储备,孙羽辰把“特殊技能”灵活运用到了节目中。

节目选题中,常有皮肤组织受创或病菌感染的画面,孙羽辰采用特效化妆的手段,为节目增添更加逼真的效果。“大学时偶然习得的特效化妆技巧,竟然也有用武之地,感觉太棒啦!”她说。

拍摄狂犬病题材时,孙羽辰第一次在节目中采用特效妆。她说:“最难的是调血浆,出血时间长短不同,血液颜色和浓稠度都不一样。”她用不同比例的朱砂调配,为了达到血液凝固前的效果,她还用了川贝枇杷膏调制。

孙羽辰10.png

孙羽辰11.png

功夫不负有心人!节目部特别为孙羽辰购买了专业的特效妆工具,有了装备的她,在特效妆的世界里更加游刃有余了。

孙羽辰12.png

制作道具、客串演员也是孙羽辰乐此不疲的事儿。几期节目下来,她当过了小超市售货员、企业小老板、孤立无援的妻子,还有各种路人甲等等。

孙羽辰13.png

孙羽辰说,她们组里不止她一人如此,每个人都会帮着其他人完成录制,有人的出人(客串演员),没人的出力(做道具)。“说是工作伙伴,我们更像是一家人。”

孙羽辰14.png

孙羽辰15.png

一家人总有说不完的话,笑不完的料。工作之外,孙羽辰就是无冕之“梗王”。

“她说她要成为一名‘都市丽人’!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史博说完忍不住大笑。

刚做医疗节目时,孙羽辰认为自己要由内而外地改变自己,要专业、优雅、知性。

于是有一天,她一改常态,穿着职场lady的小衬衫,脚踩8㎝的高跟鞋来上班,没到半天时间,就找史博说要去换双运动鞋,“都市丽人”的体验就此告一段落。

但是,“哈哈女孩”绝不服输!

她立志从身材管理出发,保持健康的饮食、作息习惯,从年初至今已经减重30斤。不论是漫漫加班夜的饥肠辘辘,还是伙伴们烤串炸鸡的诱惑,她坚持自己的计划,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!

最近,她又爱上了香水,逢人会问“今天的香水好闻吗”,然后自己长嗅一口“好闻!” 如果用一个词描述她的状态,怕是“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”最为贴切了。

孙羽辰16.png


后记

采访到最后,“哈哈女孩”孙羽辰一脸认真地告诉寻卫记者,自己的变化,离不开工作伙伴的鼓励和支持,离不开公司给予的成长环境。她的妈妈对她讲,实现自己理想的机会不多,如果遇到了,就一定要把握住。她说,她要听妈妈的话。

编辑丨虞玮晗

公司二维码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