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像部摄像的2018年飞行故事
作者: 中视前卫 来自: 公司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02-01 阅读数: 评论:0
字号

起飞降落,周转往返。出于工作需要,摄像常常如同旅人,穿梭于各个城市,在方寸之间镂刻万千世界,呈现非凡精彩。

飞行故事1.jpg

2018年,

中视前卫摄像部摄像奔波忙碌,

起飞和降落贯穿他们的日常。

今天,让我们一起走进

摄像们2018年的飞行故事吧。

01.胡瑞:温差最大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2.jpg

2018年12月6日,我从北京出发前往广州拍摄《消费主张》栏目专题片,两地温差达29度,这是我去年乘飞机出差中两地温差最大的一次。本想着去了广州可以避寒,特意带了短袖,结果到了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,广州的冬天是一种“别样的冷”。

02.邹其元:航班高度最高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3.jpg

邹其元拍摄的科伦坡风光

2018年10月,我跟随摄制组前往科伦坡拍摄汉班托塔港相关专题片。科伦坡消费水平低,生活舒适,海景风光美不胜收,是个度假的好地方。从科伦坡返回北京时,航班飞行高度达到11984米,是我这一年中“飞得最高”的一次。祝愿摄像部在新的一年里“飞得更高”。

03.陈昌进:飞行行程最多的月份

飞行故事4.jpg

2018年7月,我跟随中纪委督导组拍摄,这也是我最忙碌的一个月,共飞行11次,到达四川、贵州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海南、宁夏、河南、福建等地。当时我们是全国跑,不光坐飞机,乘火车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,平均一天去一个省。因为赶路,我们连衣服都不换,行李包中只放拍摄器材。行程特别紧凑,下了飞机就去会场,从会场出来直接去机场。在海南,我们遇到了台风,原定航班无法起飞,最后通过转机才顺利抵达目的地。

04.高帅:落地时间最晚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5.jpg

2018年7月24日晚上21:30左右,摄制组结束一天的采访,回酒店的路上开始制定第二天的拍摄方案。没想到十分钟后接到了拍摄任务取消的指令,于是我们立即定了当晚23:55从呼和浩特飞往北京的返程航班。结果飞机起飞时间延误了三个小时,到达北京时已是凌晨3:50,我匆忙打车,回到家已经凌晨5:30了。这是我一年中落地时间最晚的一次飞行。

05.何一凡:飞行距离最远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6.jpg

2018年夏天,我去到约翰内斯堡拍摄中非合作论坛项目素材。这个城市给我的印象是“危险”,虽然南非是发达国家,但贫富差距很大,抢劫事件时有发生。白天拍摄一般会有3名持枪保镖保护我们团队的安全,晚上是不敢出酒店的。3天拍摄结束后,我从约翰内斯堡飞往中国香港,全程10687公里,是我全年行程中飞行距离最远的一次。

06.李宁:飞行到达次数最多的城市

飞行故事7.jpg

2018年,我参与体育频道中超联赛大连队主场比赛的拍摄工作,需要频繁往返大连与北京两地。因此,大连成为我一年中飞行到达次数最多的城市,一共飞了9次,好多人甚至以为我是大连人,经常回家。

07.马国庆:登记时间最紧张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8.jpg

2018年5月,结束在成都《谁是球王》的拍摄后,我们立即收拾东西赶航班。在机场过完安检时就听到广播播报已经开始登机了,那次是我印象中登机时间最紧张的一次飞行。

08.王高明:延误时间最长的一次飞行

飞行故事9.jpg

出差经常遇到航班延误,我都习以为常了。2018年我遇到时间最长的一次延误是6个半小时,好在当时是拍摄结束回北京,无需太着急,我和同事在机场看电影、玩游戏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后来想,如果买了延误险,要获赔不少钱吧,哈哈。


摄像们常说,机场是遇见部门同事最多的地方之一。在忙碌奔波、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遇到时,他们或相视一笑,或拥抱告别,眼神交汇的瞬间,总能感受到一种“原来你也在这里”的温暖。

新的一年,摄像部再次整装出发,他们将一如既往地穿过高山,跨越海洋,启程远航。

编辑 ✎ 虞玮晗

公司二维码.jpg